首页 团购10名驴友自愿组团探险2人亡领队一审被判无责

10名驴友自愿组团探险2人亡领队一审被判无责

  ■新快报记者朱烁然王吕斌实习生刘建浩10年前就有一名深圳女性驴友在英德中崆大峡谷遇难13名深圳驴友结伴到河谷溯溪探险,谁知因山洪暴发被困峡谷中,其中2人还被洪水冲走,死者张小姐父母将召集登山的领队马先生告上法庭,索赔62万余元,昨日下午,救援行动因天气原因暂告一段落,其中12名驴友已安全获救,但仍有一名女性驴友下落不明,马先生称自己做了风险提示,未从中获利,事发后进行了搜救,由于风景绝美且通行不易,每年都吸引了大量驴友前往溯溪探险,原告认为探险应备案去年12月,资深驴友“铁镐”(网名)在铁镐户外网站发帖,召集网友去新疆天山夏特古道登山,28岁的“彦小新”(网名)等9人报名参加,在某知名户外运动论坛上,新快报记者找到了这次活动的召集帖。

  事后,“彦小新”父母向法院起诉,然而18日下午2时30分许,该团队司机突然收到“合子”发来的短信,称他们在峡谷中遇到洪水被困,具体位置在露营点下游100米左右,请求支援,昨日,密云法院审理此案,“彦小新”父母从四川老家来京出庭,两人一脸憔悴”救援百余人队伍全力搜救据英德方面昨日通报,12月18日下午4时50分,该市公安部门接韶关市公安局通报后,组织了近100人连夜冒雨开展搜救工作,他们要求“铁镐”赔偿丧葬费、死亡赔偿金等62万余元,“他是第一个到达事发地点的,和后面到的一个女驴友一起被水冲走了,其他11个人则被洪水围困,但暂时安全。

  但就在距上岸还有两米时,“彦小新”突然说“我站不稳了”,此时河水陡然涨到了约两尺深,6人全被冲倒,与此同时,深圳公益救援志愿者联合会和深圳蓝天救援队分别派出的人员也相继赶到现场,协助进行搜救,马先生称自己没有从中获利,不应担责,昨日下午5时,当地雨势变大,为了防止山洪再度暴发,联合搜救队伍不得不撤出峡谷,恢复庭审后法官宣判,称此次探险系自助式户外活动,区别于常规旅游,具有风险性,活动参与者应对此明知”蓝天救援队队员王长浮介绍称,现场水流湍急、两岸石头也较滑,给搜救带来了很大困难。

  听到判决后,“彦小新”的母亲泣不成声趴在桌子上说“判决不公平”,父亲表示回家考虑是否上诉,经公安部门核实,失踪的女性驴友名叫郑静,是深圳福田区人,新京报:活动领队对队员要担什么安全保障义务?吕书义:如果领队从活动中获利,那他对队员负有必然的安全保障义务,(报料人:王先生奖金:100元)说法组织者免责声明在法律上无效新快报记者注意到,在本次活动召集帖的免责声明中,组织者称活动秉承该论坛自助、AA制、非盈利之传统,并要求参与者具备一定的游泳能力,且必须购买个人意外险,新京报:如今驴友自助组团很是流行,本案是否具有判例意义?对驴友们有何借鉴意义?吕书义:目前,我国对自助户外活动尚无明确法律规定,具体案情需要具体分析并裁决,“作为活动的召集人在明知野外郊游存在危险性的情况下还进行组织,就必须检验参与者是否具备相应的能力,对天气变化等也要密切关注,一旦出现问题必须及时进行劝阻。

  ■记者调查省钱图方便驴友爱“自助”律师建议对国内须报批的“举行登山活动”做详细解释昨日,中国登山协会工作人员介绍,根据国家体育总局颁布的《国内登山管理办法》,攀登西藏自治区5000米以上和其他省区市3500米以上独立山峰的登山活动,组织方必须是具有法人资格的单位,攀登前须向当地省级体育部门申请,谁为搜救成本买单?按照国际惯例,户外探险一旦发生意外,搜救产生的费用将由搜救活动的提出者,也就是被搜救者或其家属支付,或者由保险公司承担,北京一家户外俱乐部接待人员介绍,像马先生组织的活动,队员交给俱乐部的登山费用约在两三千元之间,因为是高危山峰,还得考察队员的户外能力,2017年12月18日,14名驴友在四川四姑娘山违规探险时引发搜救,在安全出山后,有关部门对该驴友团罚款1500元,救援花费的3600元也需由他们承担,北京中闻律师事务所律师王雪琴认为,曾有业余登山者遇难,后来的《国内登山管理办法》规范了登山活动,但还不够细致,对什么是“举行登山活动”有不同的理解,驴友自助的登山活动是否适用该办法也有争议,建议对“登山活动”做更具体的解释

标签:搜救 深圳 驴友